澳门金沙手机客户端下载

文学园地
您的位置:首页>> 澳门金沙手机客户端下载>>文学园地

逐鹿中原 终有暂获(收款办公室 彭湃)

  去年,当初秋的凉意刚刚来临之时,我便踏上了重庆开往北京的列车,准备前往内蒙古呼和浩特金桥热电厂收款。因为从节约费用上面考虑,我们尽量选择相对比较便宜的交通工具。
呼啸的列车载着收款的希望在铁道上奔驰,当我一觉醒来时,已是第二天上午,列车已经来到中原大省河南境内。对于河南我已经来过好几次了,但是,收款成绩却依然平平。不是空手而归,就是被别人十万、二十万打发了事。其中的滋味,恐怕只有长期在外跑市场的员工才能真正体会到。正当我兴致勃勃观察着铁路傍边闪过的屡屡稻田时,叮咛咛、叮咛咛…,我的手机响了起来,电话里面传来了领导的声音:立即改变行程,前往河南新乡电厂配合九龙公司特许经营收购行动,在第一时间收回拖欠达6年之久的工程款1900多万。接到指令,我立马在最近的漯河站下了车,改乘汽车,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新乡电厂。

  一到电厂我便感到了压力。电厂宣传栏上明明白白地写着,2011年经营目标减亏2.5个亿。再看看电厂的负载指标,我的天呀高达负的146%。难怪收款这样难,确实是电厂步履艰难。而且,上次我到电厂收款时,正好遇见电厂被银行欺骗,东拼西凑好不容把贷款还掉,结果银行出尔反尔不讲诚信,说因为该行资金紧张贷不出款了。这下可把电厂的领导急坏了,眼看着发电的煤炭仅够三天的储备,电厂面临停机的危险,电厂连续向河南省发改委、中电投河南分公司以及新乡市政府发出三封十万火急鸡毛信,最后在新乡市政府的担保协调下,才从另外一个银行拿到一亿元救命款买煤,避免了发生电厂因缺煤停止发电的重大事故。

  我到电厂后立刻拜会了新乡发电公司的财务总监毛总,并希望她在九龙公司支付脱硫收购款的同时,同步安排支付所欠工程款。显然,在这之前毛总已经有所考虑,在我提出建议之后不久毛总便向生产部门下达了走付款程序的通知。我当时满心欢喜,以为可以很轻松地带着1900多万欠款回公司交差。可是,当我身临其境,找到生产部相关人员之后,我才意识到收款不是那么容易的。因为,工程款项拖欠的时间太长,不管是电厂领导还是具体的经办人都更换了。生产部的具体经办人员对付款程序具体该怎么走,需要哪些资料都是比较陌生的。这时,我才真真傻眼了,猛然感到头上被浇了一盆凉水,初秋的透心凉原来就是这种感觉。怎么办?只有硬着头皮重新开始。

  首先要解决的是脱硫装置运行情况报告书,它是电厂付款的依据。该报告书应由生产部主管设备的人负责起草,经过电厂维护检修部门认可签字,再通过生产部经理、主管生产的副厂长以及最后报到厂长那里审批,才算走完了付款程序的一半。其次,财务部的人接到生产部报来的情况报告书之后,才能开始走另一半付款程序。最要命的是,生产部设备主管任工那里没有脱硫装置的任何背景材料,起草报告书不可能空穴来风,总要有依据吧。于是,我立即通知公司设总,把新乡项目的设计性能指标电子版发了过去。然后,我和设备主管任工一起寻找相关性能指标,断章取义也好,胡能吞枣也好,好不容易花了两天时间弄出一个看似像样的报告交给生产部经理,结果是打回来重新写,这不能不说对我的信心是一种打击。新乡电厂生产部本身就只有一位设备主管人员,因此,他在为我们办理付款手续的同时,每天还要处理其他日常工作,也很劳累,因此,有时懈怠一些也应该算是勉为其难。可是我心里急呀,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,可事情的进展并不顺利。于是,我只好每天上班之前就赶到设备主管任工的办公室,等着他的到来,经常在办公室一呆就是一天,有时候任工感到了压力,就想办法把我支开,对我说,你放心,我们一定尽力办,你回到招待所耐心等候。我哪里坐得住,就像热锅上的蚂蚁,电厂——招待所——电厂——招待所不停地转。又遇上秋雨侵袭中原大地,我经常是冒雨冲向电厂,又冒雨冲回招待所。更为痛苦的是心里的折磨,常常是半夜突然一下惊醒,两只眼睛望着窗外的微弱灯光,思考着明天收款工作会有那些进展,哪些环节有无漏洞,祈求顺利走完程序,不辜负公司领导的重托,完成收款任务。

  十多天过去了,经过情报侦查,报告已经通过了生产部、主管生产副总的审核,摆在了钱总的案前。我心想希望就在眼前,不觉好一阵激动。但是,还有一个问题一直在我心里徘徊,明天就是周末,时间非常紧张,接下来我要同时面对钱总、毛总监和财务部刘经理,能够应付过来吗?正在此时,公司的增援部队赶到了——潘红到电厂了。我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了,同时也感到了领导的英明。我和潘红作了分工,一个找钱总,一个找毛总,然后我们汇合在财务部坚守等候。上午九点多钟,我们同时得到了不好的消息,毛总外出办事去了,什么时候回来说不准;生产部报送的脱硫装置运行情况报告被钱总打回来进行补充。我脑子里嗡的一下。马上赶到设备办,根据钱总的批语,和任工一起逐字逐句对报告进行修改,上午十一点多钟修改完成,任工几乎是跑着走程序。大约十二点钟,报告再次摆在了钱总的桌子上。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了十几分钟,终于钱总签批了。事后我们才知道,钱总签批完报告之后,马上就赶往机场出差了。如果不是赶得及时,恐怕我们又要等下周上班才能办了。

  下午一点半刚过,外出办事的毛总终于回来了,我们喜出望外,赶紧请毛总签字画押,交到财务室。然而,好像本次收款上天专门要考验我们的意志一样,电厂的民用电居然停了。财务无法从电脑上打出各种票据、做账和通过网银汇款。怎么办?我们立即请示公司领导,汇款肯定是不行了,汇票行不行?领导听完汇报后立即作答,只要能拿回欠款可以不拘形式。有了尚方宝剑,我们马上和刘经理协商,有好多汇票拿多少,差额通过电汇补齐。最后,我们一共拿到1700多万承兑汇票,刘经理也承诺,下周一定把剩下的200多万电汇回来。当我们手里拿着1700多万汇票踏上归途的时候,脸上都露出了慧心的微笑。时隔将近一年,但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,犹如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清晰。我想之所以对这件事情印象如此深刻,恐怕只有一点,那就是收款工作真的不容易。(彭 湃)